恒达平台:我被穿越了

夕阳西下的天空。略微带些凉气的轻风刮过。在山林间带起一阵阵哗哗的声响

陆航来到悬崖下,看了看早已死去的火雕和巨蟒望着半山腰道:“是什么让火雕和巨蟒再临死前都要到的地方,到底有着什么秘密?”

此时平静下来的陆航,拔了一些雕羽从新做了个围裙,敏捷的如猴子般,像悬崖半山腰爬去:“老子,总有天会被好奇害心死”

陆航走进山洞里查看了一番,发现这条洞口通往山的另一头,其实这里没有出口,是巨蟒硬生生的打通了这个洞口。洞内是个天然的,具体通往何处,陆航因为里面一片漆黑,又怕会有蛇虫猛兽,所以也不敢往里在前进。

只是查看了周围发现没有什么特别的状况,又出到洞口外细细查看了一番。

洞外除了一株巨大的老树,周围也发现不到什么,走近了树下,抬头看着树上茂密的树叶中似乎有着绿色的果实。

此时的陆航肚子正咕“噜咕”直叫,爬上眼前的巨树,树枝上挂着一颗宛如鹅蛋大小的果实,晶莹剔透,宛如一颗翡翠的玉石一般,陆航缓缓伸出手摘下果实。

也不知道能不能吃,肚子实在太饿了,陆航轻咬一口,香气顿时弥漫开来,周围都是一片清香,他满嘴馥郁芬芳,感觉全身的汗毛孔都舒张了开来,感到有一道细小的热量在身体里流转,直冲大脑,精神为之一震。

“咕噜”肚子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陆航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。闻着这股透发出的果香,这种果香太诱人了,陆航实在忍不住了,开始狼吞虎咽,汁水四溅,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都吞下去。

吃完想再摘时才发现,居然一棵树上就只有一个果实,再也无法找出第二个果实。

“美味啊!这么大的一棵树才一个果实”陆航极度郁闷的舔着手中的残汁。恨不得将手指头都吞进去,

突然感觉身体有着一股热流气体在不断的直冲入脑,陆航那张英俊的脸颊,似乎也是在忽然之间,散发出了犹如温玉般的光泽。他赶紧爬下了树。

盘腿坐在树下,开始闭目修炼爷爷教的内功,调息下自己的这股气流。突然感觉自己的精神处变得奇异的清晰,一股精神力量开始随着感知力像周围扩散了起来。模模糊糊隐约对身边的事物有着很模糊的感觉出来。

陆航在一阵惊异和激动中睁开眼睛,我是不是吃了这个奇异的果实,居然有这超人的感知力了?现在终于知道了巨雕是个守护兽,巨蟒破洞而出是是个掠夺者,没想到雕蟒相争帅哥得利。

爬下悬崖望着巨雕和巨蟒尸首“看到你们死前那么无所畏惧,我帮你们埋葬了吧,也算是你们帮了我获得这个珍稀的奇珍异果。”

用了不少力气把火雕和青麟巨蛇合葬在一块:“安息吧。”陆航分别给两块岩石上各刻的碑文在墓前:

一飞当先,豪气云霄,无所畏惧,火雕之墓

破洞而出,昂首挺胸,仰不愧天,巨蟒之墓

暮色像一张灰色的大网,悄悄地撒落下来,笼罩了整个大地,陆航拍了怕手上的尘土满意的朝着远处的飞瀑走去。

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,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,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。一个“鸟人”正行进在密林之中。

“一夜没回去,姑姑一定担心,也许现在森林里有不少救援队员在寻找我,唉,走了一夜了,也不知道哪里是个头。”围着一身鸟毛的陆航垂头丧气的。

“嗤!”一簇丛林突然细微的抖了抖,旋即一支箭矢陡然对着一只野鸡暴射而去。箭矢飞射,野鸡居然安然无恙的飞走了,箭矢檫着陆航耳边飞过,却深深的插在陆航身后的一棵大树上不停的抖动着箭羽。

陆航脑袋“轰”的一下,呆滞在原地,满脸愕然,心跳剧烈跳动,激动的居然语无伦次的叫道:“是不是人?”

“你才不是人”对面传出女子的清脆怒骂声。陆航从惊讶中惊醒了过来,眼中掠过一抹讶异地望着前面的人。

树下站立的身影,是一名身着劲装虎皮裙的少女,少女娇躯在紧身衣衫的包裹下,显得玲珑有致,曲线动人。还是那双圆润修长的长腿,这双性感的长腿极为撩人。充满着爆炸性的力量。而其皮肤健康的古铜色,看上去充满着野性的性感味道,

这个少女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。陆航一时也想不起来。终于是看见了人,居然还是个美女。

此时,少女正惊讶的看着前面的“鸟人”在其手中,抓着一柄青木弓,木制的箭矢,已是不知何时再度搭上,对着陆航。

陆航看到少女又把箭对着自己身形快速掠过,一把夺下少女手中的青木弓:“靠,就你这射箭的水平也敢到林子里狩猎,大学还没报到,先在你手中报到了”说着对着木弓左看右看:“这什么古董玩意”

可怜的少女早已被陆航这身“鸟人”打扮和抢夺木弓的陆航吓得花容失色,六神无主。

“美女,对不起,怕你射箭水平太差,误伤了我。”看了看插在树上还在不停抖动着箭羽,走了过去安慰起少女。

“你...你...别过来!”少女看到面前的男人朝他过来,比刚才还要惧怕,面无人色的大叫道。

陆航也自认为自己也算的上是英俊潇洒,虽然和鹿晗相比黑了点,也不至于让这个少女吓的魂飞魄散的样子。

“好好,我不过去,你别怕!这是哪里”

陆航站立在原地看了看自己身上,猛然间才想到,自己的一鸟毛裙,肯定把对方给吓到。尴尬的的脸红起来说道:

“姑娘!我不是坏人,我是在这森林里呆了快一天了,所以变成这样,你放心我对你没有坏意”陆航连忙解释道

少女的嘴唇哆嗦着,好像拚命地想说话,可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脸上恐怖得一点血色也没有,只有两眼不住地闪动.

“静儿”一道叫声和几道犬鸣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。

片刻树叶抖动,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陆航眼前。腰间挂着一把古怪的腰刀,手中握着一只老式土铳对准陆航。身边的两只猎犬对着陆航不停的叫唤着。

少女朝中年男子靠了过去,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。

“爹,他欺负我!”中年男子端着猎枪,目瞪口呆的盯着面前的“鸟人”

望着中年男子一脸的惊恐,生怕他一不留神,土铳着火,虽然这种土铳对陆航没有什么威胁,但是不注意被打成麻子也麻烦。陆航赶紧说道:

“大叔!你们别怕,我不是坏人”

“你是不是遇见土匪了,被洗劫一空?”中年男子望着陆航几乎裸露的身体说道。

“我只是在森林中迷路一天时间了,在湖边洗澡时衣服被水冲走了,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请你们相信我!”陆航搓了搓头发说道。

大叔慢慢缓缓过神来,拍了怕少女的肩头:“静儿,他也是苦命的人,这都是那该死的白狗子害的”

少女也抬起了头,露出了同情目光,望着陆航低声道: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这里”

“我叫陆航,我..我在森林里迷路了”陆航结巴的不知从何说起。

“我叫木静,纳西族人”少女喃喃声。

“我叫木晨,这是我女儿”中年男子开口道。

“我是浙江人”陆航接着说道。

“浙江在哪里?”少女好奇的问道。

“浙江现在经济发达,坐飞机就2个多小时就能到”陆航开始套近乎,热情起来。

“什么是飞机?”木静一脸迷茫的问道。

“啊?就是在天上飞的”陆航指了指天空,也是一脸惊讶盯着少女,现在居然还有女孩不懂浙江,不懂的飞机,她就跟自己手中拿的木弓一样古董?。

望着那身材颇为高挑的少女,陆航突然想起来了,这女孩长相和号称“亚洲第一美腿”弦子极为相似。怪不得第一眼看到这么熟悉的样子。

木静微微一愣,旋即眉头皱起,美眸中掠过一抹不屑的骂道:

“飞鸡?就是山鸡,这能坐?你这个大坏蛋,就是个骗子!”

陆航嘴角一裂,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,这女孩如果在城市里肯定是个白富美,放在这山沟里怎么就是个黑木耳。

简易的一个木屋外,一堆篝火燃烧着,两位闲聊的男人,正举着酒壶尽情的喝着,两人抬头望着那正缓缓走过来的木静。

“静儿,来坐着喝一碗”木晨高兴的拿着碗递给木静。此时的陆航已经换了身木晨的少数民族服饰,焕然一新的陆航显得更加英俊。

木静望着陆航变了样,娇嫩的耳尖猛然一烫,心中急忙对着自己呸了几声,然后赶忙平复下心情,不敢再胡思乱想。

端起碗说:“陆大哥,我敬你一碗”不等陆航回话,一口气把一碗烈酒给喝完了。陆航举起大拇指给了木静一个“赞”
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( admin )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orm.com/products/51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