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达注册:滕龙镇遇辱

天刚亮,秦洪找来三叔,通知他吃过早饭,送老郎中回家,本人则整理好物品,和小凤鸣向三十里外的滕龙镇行去。

腾龙镇,是祁嘉城和潞渝城必经之路。镇中有一主要街道,街道两边各种商家很是齐全。过往商客纷至沓来,显得很是繁华。

来到镇上,父子俩首先来到铁匠铺,望了二哥,经过一年打铁锻炼,二哥面色幽红,体魄强健。见二哥很好,父子俩很是快乐。

但谁均未説起爷爷受伤之事,只説到镇上卖些山货。説过儿话,小凤鸣和父亲告别了二哥。

然后寻到皮货商,经过讨价讨价,最后蛇皮和貂皮以三两银子成交。

最后拿着老郎中所开药方,来到了镇中最大一间药铺。

药铺中一老先生坐在柜台边,一个十七八岁的青年在整理着柜台内的药草。秦洪将蛇胆拿出,放在柜台之上,老先生立刻被其吸收过去,用手捧起蛇胆,认真查,面上显露欢欣之色:

“这个蛇胆怕有一二百年之久,你们可是打算卖掉?”

“嗯,老先生,您这个能卖几钱?”秦洪赶紧説道。

老先生了秦洪父子,略一沉吟:“这蛇胆能卖五两银子”

秦洪并未説话,而是拿出那张药方,放到柜台上,“老先生,你能不能换这些草药?”

老先生了药方,转头对那个青年説道:“大明,还有无龙牙草”

“还有三钱,我方才查过。”

一听有龙牙草,秦洪心中顿时一松,一块石头总算落地。

老先生拿着药方,沉思一会儿,拿起笔来,在上勾勒几笔。拿起算盘噼里啪啦好一会。:

“这药方是治外伤之用,我推敲一番,去掉了一些过量药草,五副药草,需求六两银子,在你们是山民,就拿这个蛇胆dǐng帐吧。”

正在老先生叮嘱大明去抓药之时,门外忽然闯进四个大汉,均都身穿黑色衣衫,蜂拥一个身穿五花大裳的二十岁左右青年。

那青年手拿一把折扇,斜带一dǐng六棱硬壮帽,进的门来,眼睛斜撇了撇药铺中众人,鼻中轻‘哼’了一声。

那四个大汉大声叫道:“老刘,你这有没有茺蔚子和龙牙草?”

那个老先生见到那青年,赶紧从柜台后走出,同时叮嘱大明拿把椅子,面上很是恭敬:“张大少爷,您怎样过来了,有何叮嘱,让人传话就行。”

张少爷斜眼老先生,朝一个跟班摆下手,那个跟班立刻説道“方才少爷进山打猎,大黄不当心折了腿,需求茺蔚子和龙牙草,有就赶紧拿来。”

老先生一听,脸色轻轻一变:“茺蔚子有,但是龙牙草方才卖给他们了”。説完指了指着秦洪父子。

那个少爷都没有秦洪,面含愠色:“老子如今需龙牙草,不论是谁,都要留下。”

听到此处,秦洪赶紧走过去,“张少爷,我们需求龙牙草拿回去救命,请您高抬贵手,让给我们吧。”

张少爷了秦洪,口中冷笑了两声,将头扭到了一边。一个跟班冲了过来,嚷嚷道:

“你们拿回去救命,哈哈,大黄比你们的命值钱多了,那是上个月我们少爷去祁嘉城花了五十两银子买来的。快滚,惹少爷不快乐,把你们的命也留下。”説完,就用力推秦洪出门。

秦洪猎人出身,一股激劲上来,将那个大汉用力往边上一推,那大汉立刻就被他推出了数尺远。秦洪转身面对张少爷:“买东西要有先来后到,既然是我们先买了,你们凭什么要拿走。”

张少爷见此立刻大怒,一拍桌子,冲那几个大汉説道“呵呵,腾龙镇上居然有人和我比先来后到,真是不知死活,来人,把这个不识抬举的东西给我扔进来”

那几大汉不由分説,拳打脚踢的把秦洪推出门外,恨声説道:“在嚷嚷,当心把你们都打死。”

秦洪虽身体强壮,但也架不住人多,被推出门外时,脚下一拌,摔倒在大街上。小凤鸣见父亲被打,过来理辨,被一大汉扇了一耳光,扔出了药铺。

此时,大街上已有好多人围观。有胆大的在小声谈论,“,张家少爷又在仗势欺人了。”

“老天不长眼,滕龙镇出了这样一个挨千刀。”

小凤鸣爬起身,扶父亲站起,秦洪正想要再进药铺,有乡亲一把将他拉住:

“你们是山里的,还是别去,惹不起的,好汉不斗权力,你还是忍忍算了。”

固然生长在山里,但秦洪也晓得,再去也讨不得好。于是站在一边,怒目瞪着药铺。小凤鸣从未遇到过此种事情,脑袋一片空白,心里只要一个想法:长大后,一定报仇雪恨,让张家少爷不得好死。

一会儿,张家少爷带着恶仆从药铺出来,恶仆见秦洪还站在门口,嘿嘿冷笑:“敢在腾龙镇和我家少爷抢东西,真是活的不耐烦了,当心将你们拖到山中喂狼。”

説完,不再理秦洪父子,张家少爷带着四名恶汉拂袖而去。

好一会儿,药铺那个老先生才走出门来,对秦洪道:

“张家在滕龙镇家大业大,张父是滕龙镇镇长,听説小儿子在什么炼血门学习仙术,他大儿子仗着其父权力,在滕龙镇欺男霸女,无恶不作,你们还是忍忍吧。”

秦洪擦擦嘴角血迹,瞪着双眼没有説话。

老先生沉思片刻道:“我另外给你开副药方,虽説没有龙牙草可用,可用其他药草替代,效果也不比那副差几。多给你抓几幅药,不论多重的外伤,肯定都能治好。”
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( admin )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orm.com/news/53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