恒达注册: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必是杀招

“啊!”那名武师的惨叫声比张侍卫还要凄厉,手臂软软的垂下来,右手也曾经报废。

王小石冰冷的眼光扫来,其他的武师和侍卫咕噜一声,都吓的不敢出手。

如今,王小石在他们眼里,哪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,清楚是索他们性命的煞神、恶魔。

噔噔!

两个有节拍的脚步声,随后,看到两个身影出如今了三楼。

其中一个是颇为俊秀的少年,另外一个是宫中公公容貌的中年人。

王小石认得那个公公,正是王后忠心的走卒海公公,另外的那个少年,从哪那些侍卫和武师恭敬的态度来看,应该是他们口中的姚少吧!

姚风见本人的人被打,稍微吃惊,张侍卫是武体境二重,那名武师也是武体境一重修为,能打伤他们的一定是高手,难道是王亲贵胄?

待看分明是王小石,被王族视为羞耻的废物,这让他无顾忌,同时,心里是怒火万丈。

“我特么以为是谁这么猖狂,敢打伤我姚风的侍卫,原来是你这个废物!”姚风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海公公在旁扇风点火地说道:“我说九王子,王族养着你,也没希望你为王族做奉献,只需你循规蹈矩,老诚实实的做一个王子就行,为什么要得罪对郡国有大功的燕国公?你不晓得燕国公一家劳而无功,连郡王对燕国公一家是礼让有加,你可倒好,打伤了姚少的侍卫,这让王族怎样跟燕国公一家交代?我劝你,赶紧跟姚少赔礼抱歉,若姚少不追查,你便没事,若姚少深究下去,只怕你……”

“只怕我怎样样?”王小石缓缓地倒了一杯酒,吱的一下喝光,眼光如刀子般锋锐,冷冷地看了过来,“狗奴才,凭你也配跟我说话,跪下!”

王小石猛一拍桌子,气势发出,如山般的杀气滚滚而来,海公公脸色大变,差点站不住要跪下去。

“你很猖狂,是吗?你很拽,是吗?”姚风阴森森地说道,“一个废物,也敢出来丢人现眼!没有我姚家,你们王家能坐稳江山?你这个废物当的了王子?上,给我往死里打,出了事,我姚风担任。”

众侍卫和武师冲向王小石,有了姚风的保证,他们也没有顾忌。

王小石缓缓地站了起来,一脚踢飞凳子,砰,一个武师直接被击飞进来。

紧接着,王小石脚下一动,让开最强一人的攻势,掠到他的身后。

双腿轻轻岔开,全身劲力凝聚一处,双臂轻轻向前,整个人都绷紧,犹如蓄势待发的强弓。

寸劲!

王小石右拳笔直甩出,如离弦之箭,拳势如山倒,全身的力气都灌注在右拳上,轰在对方的后背上,正中脊梁骨。

咔嚓!

对方厉声惨叫,狠狠地向前摔飞,瘫倒在姚风跟前,直接晕死过去!

这一次,王小石不再手下留情,一出手,必是废人修为和身体的狠辣手腕!

不是说他是废物吗?

不是说他是王族的羞耻吗?

不是说大武郡国的天下是姚家打下来吗?

今天,他要让姚家,让王族,让大武郡国一切人都晓得,他王小石曾经是他们招惹不起的煞神!

砰砰砰!

又是三个人的脊梁骨被王小石击粉碎,全成为了废人。

另外几个人,看到王小石出手如此狠辣,一招粉碎别人脊梁骨,个个脸色大变,吓的连连后退。

当他们发觉到姚风凌厉眼神,只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。

砰砰砰!

几个武体境一重,王小石经验他们就跟玩一样。

随意让开一步,双拳如山倒,寸劲霎时迸发,从上往下,击中这几个人的脊梁骨,咔嚓几声,废了这几个人,又被王小石扔在姚风脚前。

一时间,只剩下姚风和海公公还站着。

姚风,虽是燕国公的公子,又是武体境三重,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,论真实实力,还不如武体境二重的张侍卫。

“你……你别……别过来,我……我是燕国公的儿子,你敢伤我,我姚家要你和秦妃陪葬!”

眼看王小石一脸煞气的朝他走来,姚风脸色大变。

“你不是说我是废物嘛!你不是说我是王族的羞耻嘛!你不是说大武郡国的天下是你姚家打下来嘛!”王小石一步一句话,一字一分杀气,走到姚风身前,杀气腾腾,凌厉至极!

“你有什么依仗,我就打掉你的依仗,你敢要挟我母妃,我让你一辈子开不了口说话,让你一辈子躺在床上像个废物。”王小石杀气凌厉地说道。

“你敢!”姚风刚张口,突见一道银光闪来,随后,嘴巴一痛,半截舌头从他嘴里掉下来,鲜血随即飞溅进来。

“既然你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,那么我让你一辈子都说不了话。”王小石眼光冰冷,人飞掠上去,抓住姚风右手,刚猛的力道缠绕而上。

只听到咔嚓响声不时,姚风整条右手臂骨骼尽数粉碎,然后,王小石故伎重演,左手、右腿、左腿骨骼尽都粉碎。

“啊!!!”姚风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。

王小石不等他落地,嗖的一下,猛窜到他身后,寸劲突发,一拳打在他后背脊梁骨上,咔嚓,把他的脊梁骨也给击碎。

这下子,姚风彻底地报废,再有灵丹妙药,也不可能让他的骨骼重生。

围观看繁华的人,啥是都安静下来,一个个看向王小石的眼光充溢浓浓的恐惧。

敢把燕国公的儿子打成这样,这个人该有多心慈手软!

要怪就怪姚风不知死活,竟拿秦妃的性命要挟王小石,这可是王小石的逆鳞,谁敢对秦妃不利,他就杀他全家。

王小石废了燕国公的儿子,犹如杀红了眼,一步一步的朝海公公走来。

这个狗奴才,三番两次找他们母子费事,真当他们母子好欺负不成!

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海公公吓的连连后退,撞在一张桌子上,怕的锋利地叫道,“我是王后的人,你敢动我半根寒毛,王后一定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( admin )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orm.com/news/38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