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国财阀,为何在当地成为霸凌的代名词?

当地时间6月13日上午,首尔仁川地方法院对大韩航空已故会长赵亮镐妻女李明姬、赵显娥涉嫌利用自家飞机走私海外商品一案作缓刑判决。

大韩航空前乘务长朴昌镇,认真读完这则新闻的每一个字,内心没有太大的波动,对结果,他早已心知肚明。

2014年底,朴昌镇揭发赵显娥霸凌,站在聚光灯下,受到同僚万人支援。如今,他已经被“无理由”降为一般乘务员,负责打扫厕所、整理机舱座椅。曾经仰视他的同僚,现在都躲的远远的,连个愿意和他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“他们,是指向我心脏的利剑,”朴昌镇说,相比霸凌带来的痛苦,同僚的沉默和敌对让他心如刀割,“过去的努力就像泡影一样。”

这几年,韩国财阀界频频爆出霸凌丑闻,其中,大韩航空前会长一家更被称为“怪兽家族”,不断刷新外界三观,引发各方热议。

韩国财阀,为何逐渐变成了霸凌的代名词?先推开赵家大门,慢慢说起——

大韩航空丑闻,一地鸡毛

韩进集团的赵家,是位于韩国商界顶端的大财阀世家之一。

创始人赵重熏白手起家,是典型的“拼一代”。他出生于上世纪二十年代被日本殖民统治的朝鲜,二十多岁时就休学,当上了卡车司机,并创办“韩进商社”,招揽运输生意。

在当时,卡车司机地位低,赵重熏常常受到白眼,而他丝毫不在乎。靠着勤奋,在十年间,他慢慢壮大自己的车队,并在朝鲜战争期间迅速发迹。

除非注明,文章均为( admin )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unorm.com/news/208.html